明代養生家鄭宣,寫過一本很有名的《昨非庵日纂》,內中有一篇《坐忘銘》云:“常默元氣不傷,少思慧燭閃光;不怒百神和暢,不惱心地清涼。不求無諂無媚,不執可圓可方,不貪便是富貴,不茍何懼公堂。”

   它告訴人們,如果想要保養元氣,最好的辦法莫過於“常默”,因為古人有“多言傷氣”的告誡。如要保持聰慧,“少思”的辦法也有它一定的道理,否則思慮過度,反而使人昏昏。如果百神和暢,不怒是最重要的,因為怒則血脈逆而上行,擾亂人體正常的生理機制。如果心地清涼,就得徹底斷絕煩惱。

 

   後四句的見解也非常精闢深刻,催人醒悟。“求”是人在慾望驅使下想達到某種目的的行為。有所求就難免出現低三下四的媚相,求財的隊伍中很少精誠坦蕩、為社會和他人謀利益者;而權欲過盛的求官者,必然變尊重領導為討好上司,靠跑和送求得升遷,甚至會做出媚上欺下、弄虛作假等喪失人格的事來。這樣的心理怎麼能夠身體健康?“執”是固執,執迷不悟之意。聽不得他人的意見,自然是影響健康的。

 
  “貪”是求的發展結果,求的慾望太強了必然要貪。不貪才能對個人的生活環境與條件感到滿足,心情愉悅利於健康長壽。不貪才能不亂“伸手”,免去了“被捉”的憂慮。“茍”指見不得人的事,愧對良心的事。“不茍”才無愧於心,才不會受到良心的譴責。

 

   一篇《坐忘銘》,既對心靈健康有利,也是身體健康的法寶。

創作者介紹

遙遠的。旅程...

nine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