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訊湖邊春色﹐重來又是三年。
東風吹我過湖船﹐楊柳絲絲拂面。
世路如今已慣﹐此心到處悠然。
寒光亭下水如天﹐飛起沙鷗一片。
《西江月》張孝祥


三年前原想轉換跑道,卻又宿命似的重操舊業,重來又是三年。:)

原來不管我轉向哪邊,真正要走的路只有一條,從最初的想看破,然後看開了,現在學習看淡。

生命短短,前路彎彎,偶而幾次走的暈頭轉向,總也還能及時扶正,我知道,它漸漸成熟了,一顆心,它慢慢懂的如何控制了。

”心”從頭至尾未曾改變過,只是隨著情緒而轉換,聽到讚美的話,好高興,被指責了,好傷心,如果有一天,可以不因外在因素而感到高興或悲傷,那才是真正獲得平靜的時刻。

面對各種的人言與紛爭,啊~還有什麼值得說的呢?世路如今已慣﹐此心到處悠然。
創作者介紹

遙遠的。旅程...

nine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